新闻中心

家瑞康为您提供最新健康资讯
31岁女歌手“坠楼”身亡,病魔就是它!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    浏览人数:475


文章来源:医学界    作者:喵一喵


曾获金像奖最佳原创音乐奖的香港歌手卢凯彤(Ellen)于昨早(5日)在香港跑马地成和道69号一豪宅坠亡,终年32岁。


1.jpg


1986年出生的卢凯彤虽然在内地著名度并不是很高,但是她已经出道十多年。卢凯彤于2001年以香港歌唱组合at17成员身份出道,随着唱片市场的不景气,到了2011年与另一位成员林二汶分开发展。期间给陈奕迅做过御用吉他手,在台湾发了国语唱片入围金曲奖。后因压力过大于2013年患上躁郁症和人群恐惧症,经过两年药物治疗和心理疏导才慢慢地走出阴霾。2017年6月,卢还与相恋七年的同性密友大方出柜并宣布成婚。


本以为她战胜了病魔,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告别。卢凯彤的Facebook停留在8月2日,她说自己“准备去做一件大事”,还为自己定下了下一个新的目标。不料几天后就发生了坠楼事件,着实让人唏嘘。


我的情感是冰与火的跷跷板

躁狂抑郁症是一种心境障碍,也称之为双相情感障碍,发病高峰期出现在15岁至24岁的人群中。它会导致一个人的情绪、心境和精力水平急剧变化,从最低水平变化到最高水平。临床表现特点为既有躁狂表现又有抑郁表现,人可能单个发作,也可能混合发作。


从临床表现上来说,抑郁发作和单向抑郁障碍表现的一致。可能出现:主观报告感到忧伤空虚、流泪、对活动兴趣或快乐感减少、食欲减退/增加、失眠/嗜睡、思考力/注意力下降、反复想到死亡等。


躁狂发作根据严重程度有所区别。轻度水平可能只表现为过度欣快、精力充沛、自尊心夸大的症状,但严重者则会出现思维奔逸、不停的说话、睡眠减少,或过度参与有乐趣的活动,导致如无节制狂购乱买、轻率的性行为或愚蠢的商业投资等痛苦的后果。


根据症状的程度以及发作特点,双相情感障碍可分为4 种亚型: 双相Ⅰ型、双相Ⅱ型、循环型及未定型。临床上需要多方面评估再进行诊断治疗。


2.jpg


是“天才病”还是“恶魔病”?

很多患躁郁症的人都是名人,包括英国首相丘吉尔、海明威,以及玛丽莲梦露等等著名的明星,都曾经有躁郁症的困扰。香港著名男歌手陈奕迅也曾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坦承自己患有躁郁症,并在演唱会结束后,携家人飞去英国度假兼养病。


在艺术界更是如此,韩德尔就是在燥狂症发作最厉害的24天内完成著名的《弥塞亚》的。著名作曲家舒曼,精神恍惚时在墙上涂鸦,有好事将其抄下来,这就是著名乐曲《梦幻女神》了。甚至有受精神疾患困扰的艺术家拒绝治疗,理由是随着症状的消失,他们的创造力也会宣告了结。


3.jpg


有趣的是,真的有不少研究探讨创造力领域与各个心理障碍疾病关系。Ludwig 曾对1005 位知名人士的传记进行了调查,发现在建筑、设计、音乐创作与文学创作等众多艺术领域中,8.2%的艺术家有过躁狂发作的经历,这一比率是普通人群的 8 倍。有人猜测可能是存在着某种基因,携带着躁郁症与艺术创造力的双重信息。


确实,人在轻度躁狂发作的时候思维是非常快的,加上这个人如果本身的技能掌握就很出色,很容易创作出非常出色的作品。


但我们要知道,多数患者多数时间都处于抑郁状态。2004 年,WHO 将双相情感障碍列为世界所有年龄段第 12种最常见的中至重度致残性疾病,在美国其终生患病率为4% 。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自杀率比一般人群要高 20 倍。有 1 /3 的双相情感障碍患者试图自杀,其自杀率在所有诊断的精神病中是最高的,是个十足的“恶魔病”。另外,与年龄匹配的人群相比,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更易患糖尿病、肥胖症和心血管疾病。


卢凯彤曾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经历低潮期,没有工作上门,夜夜失眠只能睡2小时,发病就将自己关在家里,用头撞墙自残,两度撞到头破血流,每天都想自杀,这种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


除了遗传,还有别的

目前关于躁郁症的病因还不太清楚。研究者认为关键在于大脑错综复杂的神经连结,神经通路指导人的行为。健康的大脑保持着神经元之间的有序连结,这需要大脑的持续作用,删掉无用或错误的神经元连结。通过核磁共振,研究者发现躁郁症的大脑自我纠正能力破坏了,这意味着神经元像无头苍蝇一样,由于信息传导混乱,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堆积,患者产生各种精神病症状。


遗传和环境是与之强相关的两大因素。

遗传获得的不稳定大脑神经传递系统赋予个体患病的倾向,有研究显示,父母无双相情感障碍的孩子患病风险为 0 ~ 2% ,父母患双相情感障碍的孩子患病风险为 4% ~ 15%。


社会心理更是个强大的诱因。多次离异、有法律或经济问题、药物或酒精滥用、反复失业等社会环境因素;缺乏关爱、过度控制、受到虐待等成长因素;冲动、寻求刺激、神经质、强迫、开放等人格因素都是不容忽视的。


卢凯彤曾叙述家族里就有情绪病史,17岁那年经历过轻度的抑郁症,18岁搬离家后就在爸妈的楼上租了间房,做为一名独立音乐人,卢凯彤曾透露自己的收入有限,出道十年,她的积蓄也远远不够付首付。到了2013年年底,黑暗情绪来了一次彻底的大爆发。那会儿一场大型音乐会刚刚落幕,她感受不到一丁点满足感,情绪低落,持续失眠,不想吃饭,不想接朋友的电话。


4.jpg


因为那时单飞之后的她急需绽放自己,签约过两家唱片公司,后来又自己成立公司。事业的路越走越宽,心里的路却越走越窄。唱片公司对自己不够好,自己做得不够好,好像怎么做都不能让别人满意…… 外界看来一切发展顺畅,但在卢凯彤心底,这些问题始终缠绕着她,越来越紧,越来越喘不了气。


“以前我对世界有很多不满、疑惑,觉得世界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纷争、哀伤,觉得世界对我不好,小时候家里环境不好,父母关系也不好,以致我的成长有心理上、精神上的缺陷,我的缺陷都是父母造成的。我觉得世界欠了我,(一切都是)世界和社会造成的。”卢晓彤曾这么说。


快乐不是个容易的东西

躁郁症并非只爱“天才”,根据NAMI(国家精神疾病联合会)的数据显示,全球有超过一亿人口罹患躁郁症。经结构化面谈,在抑郁或焦虑就诊的患者中将有 21% ~ 26% 符合双相情感障碍标准。


躁郁症最令人讨厌的就是其诊断治疗的挑战性和复发率。


患有双向情感障碍的人通常也有其他精神障碍,比如焦虑障碍、物质使用障碍、ADHD、人格障碍等。另外,患者可能有2/3的时问精神处于低谷,没有经验的医生很容易给他用抗抑郁剂,而抗抑郁剂错误地用于双相障碍,就会导致疾病复杂化,加重病情。


话说如此,早期诊断和治疗还是非常重要。躁郁症通常在青少年身上发生,这个年龄段的人,情绪本身就不稳定。不及时治疗会使病情持续加重,使人生变得更加艰难。急性发作后启动家庭治疗、人际关系治疗及系统化照顾可以有效控制疾病。目前,在双相障碍的药物(包括丙戊酸在内的心境稳定剂、抗精神病药物、抗抑郁药物)治疗中,心境稳定剂是国际公认的主要治疗方法,是从急性期到巩固和维持期的主要治疗选择。


在精神疾病高发的如今,每晚睡前花少许时间来整理我们的情绪,对心理进行自我识别,每天睡前问一下自己“今天心情快乐吗?”


如果连续一段时间回答都是否定的,就要引起重视,及时查找原因。心情特别抑郁的时候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,近红外光脑成像技术能够在给人做心理任务的时候看出大脑的变化,检测出是否患此种精神类疾病,千万不可“讳疾忌医”。


另外,保持一种有规律的生活非常必要。生物钟对情绪调节有重要影响,情绪障碍与生物钟紊乱也是相互联系的。这就是为什么躁郁症经常发生在工作时间不规律的人身上,需要倒班的职业和需要经常出差倒时差的职业往往是躁郁症发病的“重灾区”。


最后,想对曾带给我们美好作品的卢凯彤说,谢谢你,再见了。愿天堂没有躁郁症,愿你能在另一个世界动听歌唱。


5.jpg

QQ咨询

在线咨询真诚为您提供专业解答服务

咨询热线

86-769-38939168
7*24小时服务热线

微信咨询

二维码OEM/OTC渠道
二维码院线雾化诊疗方案
二维码购物商城